收藏本站 | 患者意見箱
 


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>医院动态 > 外媒報道 >

《湖北日報》2021年1月11日報道:武漢重症醫療補短板—— 增長5倍,“救命牀”大擴張

《湖北日報》2021年1月11日報道:武漢重症醫療補短板—— 增長5倍,“救命牀”大擴張

(文/圖 湖北日報全媒記者 餘瑾毅 通訊員 袁莉 張全錄 羅瑤)在抗擊疫情中,馳援湖北的4.26萬醫護人員中近一半爲重症專業醫護人員。其間,武漢市救治重症患者18800人,當他們出現呼吸衰竭、腎功能衰竭等多器官功能衰竭時,在重症醫學專家的監測、生命支持與救治下,死亡率大幅降低。

國家重症醫學專業質控中心主任邱海波曾表示,重症醫學是醫療救治的最後一道防線。

疫情後,重症醫學走進了政府重要決策。武漢市衛健委介紹,推進公共衛生補短板強弱項,武漢市將按照10%的比例配置重症監護病牀,儲備負壓病牀、負壓手術室,配備ECMO、負壓救護車等設備,着力提升重症救治能力。

擴容升級 重症病人“挺过来”

1月7日,推開武漢市第六醫院ICU大門,25張病牀順勢排開。和其他病房不同,這裏沒有電視聲,沒有手機聲,更沒有人交談,只有儀器滴滴答答和虛弱的呻吟。

“很多人看來,ICU大門就像生死門,病人進來,有時就陰陽兩隔了。其實不然,早期器官功能衰竭患者經過ICU的精心救治,恢復的機率很高。重症醫生就像特種兵,哪裏情況最危險,哪裏就有他們,他們會逐一排查各個器官功能、解除故障、挽救生命。”该院ICU主任朱国超说。

疫情後,抓住病人還不多的間隙,武漢市第六醫院迅速擴建了ICU,病房面積擴大一倍,12張牀位增至25張,呼吸機數量幾乎翻了三倍,幾乎每牀一臺,牀旁血濾機從1臺增至4臺。在武漢市屬醫院中,該院還少見地設置了4個負壓病房,重症總牀位數達60張。

據統計,今年以來武漢醫療機構已新增ECMO54臺,新增呼吸機300臺。

“这对救治病人太重要了。”朱國超說。有一天,四名患者同時需要牀旁血液淨化,“以前只有一臺機器,只能按輕重緩急排隊使用。可現在,四人同時血液淨化,眼見着病情很快穩定下來。”

“3個病人加起來250岁” 老齡化急需重症醫學

據悉,武漢市現有重症醫學科醫護人員近1500人,重症監護牀位1062張,重症監護牀位佔醫院總牀位僅約2%。

牀位配比升至10%,在武漢市肺科醫院ICU主任胡明看來是必然之勢。“每一次重症醫學的發展與重大公共衛生事件相關。”

二戰期間,美軍在前線建立休克病房,使休克的死亡率降低50%。這成爲ICU的雛形。1950年代,哥本哈根發生脊髓灰質炎大流行,丹麥建立起第一個內/外科ICU病房,重症病人死亡率從90%降至25%。

“我國重症醫學是經歷SARS、禽流感、汶川大地震等後快速發展起來的。新冠疫情中,很多病人出現呼吸衰竭、腎功能衰竭,在ICU接受監測、生命支持與救治,大幅降低了病死率。”胡明說,疫情凸顯出重症醫學的作用。隨着人們對健康的要求提高,重症醫學會越來越重要。

朱國超則有更緊迫的考量。

2019年,武漢市戶籍總人口906.40萬,其中60歲以上老年人194.25萬,佔總人口數的21.43%。

“在我們病房,3個病人加起來250歲,60、70歲都算年輕。武漢老齡化在加速,老年人更容易發展爲重症,六醫院正在建設武漢老年醫學中心。”朱国超说。

新增重症醫護236武漢力補“短板”

2020年12月23日,武漢市肺科醫院ICU裏,10張病牀已住了9人。按相關標準,當入住達80%時,病房就應擴容。

“不可能。给我地,我没人来种,”胡明說。在該科室,4名醫生管理着10張牀位。按照每張牀0.8名醫生的配比,應該有8名醫生。人手不足,早上8點上班,凌晨二三點下班是常事。

朱國超在ICU擴建後感受到了更大的壓力。4個醫生、17個護士管着25張牀,“经常一抬头已是凌晨一点了。”

按要求,一張ICU病牀應配備2.5至3名護士,但在很多醫院,一名護士就要照顧二三張病牀。“很吃力,很多事想去做,可是没精力。”一位护士长说。

“很多事”指的是人文關懷。在某院ICU,一位病人斷斷續續地呻吟,來去匆忙的護士看了一眼,只能繼續着手上的工作。可幾分鐘後,放不下的她安排另一名護士前去查看和安慰。

“充足的醫護比,意味着精細化的治療和護理,有助於加速康復。”胡明說,肺科醫院已經在招聘醫護人員,儲備重症醫學人才。武漢市第六醫院在ICU提檔升級的間隙,派出ICU的11名護士、包括科主任在內5名醫生分別到國內知名醫院的重症醫學科進修。

在六醫院ICU,一輛智慧移動護理車成了護士長張金萍的幫手。護士在牀旁就能覈對醫囑、執行醫囑,病人的血壓、體溫、血氧等生命體徵信息直接錄入系統,減少手工記錄過程。張金萍說:“這實現了護士的心願,把時間還給護士,把護士還給病人。”

武漢市衛健委介紹,今年以來,各醫院新增重症醫學科醫生42人,新增重症醫學科護士194人,並委託武漢市重症醫學質控中心舉辦重症救治能力培訓班。

重症康復期“无处可去” 期待專業機構“接得住”

在六醫院ICU,一位患者呼吸衰竭、腎衰竭和肝衰竭,治療後肝腎功能已恢復,在30多天裏,呼吸機一直沒能撤下。

“这是ICU里的‘压床’病人。”朱國超說,ICU住的應該是可逆的急性器官功能衰竭的病人,但這個病人已經是慢性的重症病人。“他太依赖呼吸机了,他需要呼吸的康复训练。”

“這不是病人想壓牀,而是他無處可去,沒人接得住。”胡明介紹,ICU收治的病人度過急性期後,需要轉出到康復科或老年科,需要更專業的機構。

“ICU就是橋樑,幫助患者走過最艱難的時期。隨着武漢市重症醫學發展,醫院綜合能力提升、專業的康復機構建設跟上,ICU患者才能真正獲益,”朱国超说。

武漢市第六醫院介紹,對於慢重症患者,該院ICU將與康復科聯合對其進行重症康復合腸內營養治療,縮短住院時間、降低醫療費用和病死率。

另一種“压床”的病人,是重症医生永远面临的困境。

在肺科醫院ICU,一位28歲的患者因腦膜炎引發腦衰,呼吸暫停了三次,胡明對其插管處理,但考慮其支配生命活動中樞的腦幹已經梗死,就算挺過眼下也只是植物人,可該患者是家中獨子,家屬仍不願放棄治療。

“ICU醫生像駕駛着一輛剎車失靈的火車,在軌道的分叉口,一側站着一個人,一側站着10個人,火車該駛向何處?醫生永遠處在醫學和倫理的兩端。”胡明说。

媒體鏈接://epaper.hubeidaily.net/pc/content/202101/11/content_76266.html